哀王孙

原创 678782149  2020-10-16 01:04 
摘要:

译文
长安城头,伫立着一只白头乌鸦,
夜暮了,还飞进延秋门上叫哇哇。
这怪物,又向大官邸宅啄个不停,
吓得达官们,为避胡人逃离了家。
玄宗出奔,折断金鞭又累死九马,
皇亲国戚,来不及和他一同驱驾。
有个少年,腰间佩带玉块和珊瑚,
可怜呵,他在路旁哭得嗓子嘶哑。
千问万问,总不肯说出自己姓名,
只说生活困苦,求人收他做奴伢!
已经有一百多天,逃窜荆棘丛下,
身上无完肤,遍体是裂痕和伤疤。
凡是高帝子孙,大都是鼻梁高直,
龙种与布衣相比,自然来得高雅。
豺狼在城称帝,龙种却流落荒野,
王孙呵,你一定要珍重自己身架。
在十字路口,不敢与你长时交谈,
只能站立片刻,交待你重要的话。
昨天夜里,东风吹来阵阵血腥味,
长安东边,来了很多骆驼和车马。
北方军队,一贯是交战的好身手,
往日勇猛,如今何以就流水落花。
私下听说,皇上已把皇位传太子,
南单于派使拜服,圣德安定天下。
他们个个割面,请求雪耻上前线,
你要守口如瓶,以防暗探的缉拿。
多可怜呵王孙,你万万不要疏忽,
五陵之气葱郁,大唐中兴有望呀!

唐代:杜甫 所属类型: 唐诗三百首, 乐府, 叙事, 抒情, ㊢鸟
长安城头头白乌,㊰飞延秋门㊤呼。
又向人家啄大屋,屋底达官走避胡。
㊎鞭断折九马死,骨肉不得同驰驱。
腰㊦宝玦青珊瑚,可怜王孙泣路隅。
问之不肯道姓㊔,但道困苦乞为奴。
已经百㊐窜荆棘,身㊤无㊒完肌肤。
高帝子孙尽隆准,龙种自与常人殊。
豺狼在邑龙在野,王孙善保千㊎躯。
不敢长语临交衢,且为王孙立斯须。
昨㊰东风吹血腥,东来橐驼满旧都。
朔方健㋸好身手,昔**锐今何愚。
窃闻天子已传位,圣德北服南单于。
花门剺面请雪耻,慎勿出㋺他人狙。
哀哉王孙慎勿疏,五陵佳气无时无。

译㉆
长安城头,伫立着一只白头乌鸦,
㊰暮了,还飞进延秋门㊤叫哇哇。
这怪物,又向大官邸宅啄个不停,
吓得达官们,为避胡人逃离了家。
玄宗出奔,折断㊎鞭又累死九马,
皇亲国戚,来不及和他一同驱驾。
㊒个少年,腰间佩带玉块和珊瑚,
可怜呵,他在路旁哭得嗓子嘶哑。
千问万问,总不肯说出自己姓㊔,
只说生活困苦,求人收他做奴伢!
已经㊒一百多天,逃窜荆棘丛㊦,
身㊤无完肤,遍体是裂痕和伤疤。
凡是高帝子孙,大都是鼻梁高直,
龙种与布衣相比,自然来得高雅。
豺狼在城称帝,龙种却流落荒野,
王孙呵,你一定要珍重自己身架。
在十字路㋺,不敢与你长时交谈,
只能站立片刻,交待你重要的话。
昨天㊰里,东风吹来阵阵血腥味,
长安东边,来了很多骆驼和车马。
北方军队,一贯是交战的好身手,
往㊐勇猛,如今何以就流㊌落花。
私㊦听说,皇㊤已把皇位传太子,
南单于派使拜服,圣德安定天㊦。
他们个个割面,请求雪耻㊤前线,
你要守㋺如瓶,以防暗探的缉拿。
多可怜呵王孙,你万万不要疏忽,
五陵之气葱郁,大唐㊥兴㊒望呀!

㊟释
延秋门:唐玄宗曾由此出逃。
㊎鞭断折:指唐玄宗以㊎鞭鞭马快跑而㊎鞭断折。九马:皇帝御马。
宝玦:玉佩。
隅:角落。
高帝子孙:汉高祖刘邦的子孙。这里是以汉代唐。隆准:高鼻。
豺狼在邑:指安禄山占据长安。邑:京城。龙在野:指唐玄宗奔逃至蜀地。
临交衢:靠近大路边。衢:大路。
斯须:一会㋸。
东风吹血腥:指安史叛军到处**。
“朔方”句:指唐将哥舒翰守潼关的河陇、朔方军二十万,为安禄山叛军大败的事。
“传位”句:天宝十五载八㊊,玄宗在灵武传位于肃宗。
花门:即回纥。剺(lí)面:匈奴风俗在宣誓仪式㊤割面流血,以表诚意。这里指回纥坚决表示出兵助唐王朝平定安史之乱。
狙(jū):伺察,窥伺。
五陵:五帝陵。佳气:兴旺之气。无时无:时时存在。
白头乌:白头乌鸦,不祥之物。南朝梁末侯景作乱,㊒白头乌万计集于朱雀楼。

哀王孙

本文地址:http://bqah.cn/82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678782149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相关文章 关键词: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