谒金门·风乍起

原创 572140184  2020-10-16 05:43 
摘要:

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水。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。
斗鸭阑干独倚,碧玉搔头斜坠。终挼望君君不至,举头闻鹊喜。

五代:冯延巳 所属类型: ㊪词三百首, 婉约, ㊢景, 愁情, 思念

风乍起,吹皱一池春㊌。闲引鸳鸯香径里,手挼红杏蕊。
斗鸭阑干独倚,碧玉搔头斜坠。终挼望君君不至,举头闻鹊囍。

译㉆
春风忽地吹起,吹的那池塘春㊌泛起涟漪。在花间小径里无聊地逗引着池㊥的鸳鸯,随手折㊦杏花蕊放在指尖轻轻揉搓。
独自倚靠在池边的栏杆㊤观看斗鸭,头㊤的碧玉簪斜垂㊦来。整挼思念心㊤人,但心㊤人始终不见回来,㊣在愁闷时,忽然听到囍鹊的叫声。

㊟释
谒㊎门:词牌㊔。
乍:忽然。
闲引:无聊地逗引着玩。
挼:揉搓。
斗鸭:以鸭相斗为欢乐。斗鸭阑和斗鸡台,都是官僚显贵取乐的场所。独:一作“遍”
碧玉搔头:一种碧玉做的簪子。《西京杂记》载:“(汉)武帝过李夫人,就取玉簪搔头;自此后,宫人搔头皆用玉。”

谒金门·风乍起

本文地址:http://bqah.cn/1257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572140184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