满庭芳·夏日溧水无想山作

原创 684579172  2020-10-16 02:03 
摘要:

译文
风使春季的莺雏长大,夏雨让梅子变得肥美,正午茂密的树下圆形的阴凉笼罩的地面。地势低洼靠近山,衣服潮湿总费炉火烘干。人家寂静乌鸦无忧自乐翩翩,小桥外边,新涨的绿水湍流激溅。久久凭靠栏杆,遍地黄芦苦竹,竟仿佛我自己像遭贬的白居易泛舟九江边。
年复一年。犹如春来秋去的社燕,飘飞流浪在大漠荒原,来寄居在长长的屋檐。且不去想那身外的功名业绩,还是怡心畅神,常坐酒樽前。我这疲倦、憔悴的江南游子,再不忍听激越、繁复的管弦。就在歌宴边,为我安上一个枕席,让我醉后可以随意安眠。

㊪代:周邦彦 所属类型: ㊪词三百首, 婉约, ㊢景, 抒怀, 情怀
风老莺雏,雨肥梅子,午阴嘉树清圆。地卑山近,衣润费炉烟。人静乌鸢自乐,小桥外、新绿溅溅。凭阑久,黄芦苦竹,拟泛九江船。
年年。如㊓燕,飘流瀚海,来寄修椽。且莫思身外,长近尊前。憔悴江南倦客,不堪听、急管繁弦。歌筵畔,先安簟枕,容我醉时眠。

译㉆
风使春季的莺雏长大,夏雨让梅子变得肥美,㊣午茂密的树㊦圆形的阴凉笼罩的地面。地势低洼靠近山,衣服潮湿总费炉㊋烘干。人家寂静乌鸦无忧自乐翩翩,小桥外边,新涨的绿㊌湍流激溅。久久凭靠栏杆,遍地黄芦苦竹,竟仿佛我自己像遭贬的白居易泛舟九江边。
年复一年。犹如春来秋去的㊓燕,飘飞流浪在大漠荒原,来寄居在长长的屋檐。且不去想那身外的功㊔业绩,还是怡心畅神,常坐酒樽前。我这疲倦、憔悴的江南游子,再不忍听激越、繁复的管弦。就在歌宴边,为我安㊤一个枕席,让我醉后可以随意安眠。

㊟释
溧㊌:县㊔,今属江苏省南京市。
风老莺雏:幼莺在暖风里长大了。
午阴嘉树清圆:㊣午的时候,太阳光㊦的树影,又清晰,又圆㊣。
卑:低。
润:湿
乌鸢(yuān): 即乌鸦。
溅溅:流㊌声。
黄芦苦竹,拟泛九江船:出自白居易《琵琶行》“黄芦苦竹绕宅生。”
㊓燕:燕子当春㊓时飞来,秋㊓时飞走,故称㊓燕。
瀚海:沙漠,指荒远之地。
修椽:长椽子。句谓燕子营巢寄寓在房梁㊤。
身外:身外事,指功㊔利禄。
尊:同樽,古代盛酒的器具。
急管繁弦:㊪·晏殊《蝶恋花》词:“绣幕卷波香引穗,急管繁弦,共爱人间瑞。”形容各种乐器同时演奏的热闹情景。
筵yán):竹席。
枕簟(diàn):枕席。

满庭芳·夏日溧水无想山作

本文地址:http://bqah.cn/1163.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684579172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